鱷魚像地殼般古老地趴著。

被憶起的尾巴緩緩地來回在中央與一側擺著。

上肢跟著尾巴,一起微微地蜷縮了側腰。

你彷彿聽見乾凅已久的肋間龜裂,

空氣被呼吸了。

從胳肢窩,牠的眼瞇瞇,尋找下肢

乾凅已久的頸肩龜裂,從肳到背。

鱷抬頭,越過了肩,望向後背。

長長的頸背   序列的肋

鱷在陽光下,與地殼分了家。

靜默。

望向古老的270天穹。

無言年代,被憶起的

自由並非歡欣

童稚其實蒼老

天空帶著天體,遠離。

抬頭環顧的鱷,

呼吸著莫名的憂傷。

從肚腹中央的空氣傳向四肢,如同湧泉,描繪著牠完整的形體。

一隻想起了自己的孤單的鱷。

 

自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